Day 10826 数据恢复:《一面》

以前混迹在动漫渔场论坛时,心比天高,总喜欢在满是才华横溢的文人们齐聚的、一个叫同人故事的板块,发一些自己都看不下去的烂文,还自以为写得不错。

当然,后来因为一些事,大部分都被自己用编辑功能删掉了。

今天找以前的数据时,偶然又翻到这些幼稚的字符串,不由哂笑,一为自己曾经的心高气傲,一为自己曾经的为赋新词强说愁。

现在的东方Project可能与我记忆中(THA1/13以前的版本)的已有很大不同——或者换句话说,人总是容易沉湎在回忆里,所以在这里也转载保留一篇以前的改写文,留作一个沉湎的角落。

一面

2007年2月12日(转写自鲁迅《一面》)

  明治17年秋天,我在幻想乡整理着我的历史。

  一天中午,我放下手中的笔,外面依然阴沉,自来毛玉也有一阵没一阵的在窗外普通地飘飞,似乎才刚刚中午的样子。心里想:到巴瓦鲁图书馆去吧,在那里看一会书,顺便查查资料也好。因为接连几天的撰写,每天都要伏案工作十几个钟头,我已经十分地疲乏了。

  书店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,只有中央的书桌上,帕琪依然在研究着她的魔法。金色的羽毛笔写的飞快,然而我却看不懂写的什么。有时笔忽然停住,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。帕琪的面孔上,透露出她坚忍的性格。我向里面望了一下,灰暗却不晦涩,隐约辨认出坐在图书馆一角的小桌的的是一个瘦瘦的、十五上下的萝莉,旁边飞行着一只人偶,有规律地悬空沉浮着,闪着微弱的光芒。

  我什么也没有带来,帕琪似乎也没有注意到我,这样安静的氛围正是我所需要的。随便抽出几本书来,翻了一会儿,觉得没有什么合意的,就踱到窗边。

  地下室的窗外是魔法虚拟的风景,深邃的星空点缀着稀稀落落的星光。图书馆中并不冷,但却让人感到由衷的冷清。忽然,我在回头看见的架上横排着一本初版的《东方妖妖梦》。《东方妖妖梦》?我记得这是神主下一剧本的篇名,说是自然味道很浓的样子。看一下那书脊,赫然印着“3-爱丽丝篇”,我便像得到了保证似的,立刻从书架上抽下来。

  我先看那后记(我读神主的剧本,一向是这么读法),但是看完第一面就翻不开了:书上有封印。瘦弱而轻盈的萝莉——帕琪走了过来。

  “帕琪,能不能打开这个封印?”对于幻想乡不动的大图书馆,我总是喜欢叫她的昵称的,虽然并没有什么根据。

  她不情愿地摇头,接过书揽在怀里:

  “不可以。”

  一同踱回书桌,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已经放在书桌上了。像我,平素只喜欢喝绿茶,因为怕损伤记忆力而不喝咖啡的人,现在受到这样的礼遇,不容易推托,有些窘迫了起来。

  我不好意思地笑一下,解释说我不喝咖啡,却又被那咖啡的香气所吸引,那是品质极佳的咖啡豆才能含蓄的精华。然而我的心终究还是在书上的,于是便问道:

  “为什么?”

  她没有注意到我的解释,低垂着头,依然是一幅旁若无人的神情,用她那细弱的手在书上抚摩着,嘴里喃喃地自言自语:

  “冬天,距离这里已经不远了……”

  来的时候,路边的野蔷薇开得正欢,那充满生机的红色,让人无论如何无法联系到冬天即将到来。

  “我知道你不信,可这是神主的旨意。”

  我真踌躇起来了:戏是不能不演的,然而变化也太大了,刚刚布完夏天的红雾,转眼之间,就要飘落冬天的白絮,如果能过渡的缓一些,该多好!我面对着帕琪,竟一时语塞,无话可说。

  帕琪大概看出点什么苗头,就对着里面招了招手,小书桌前的人,慢慢地起身,走到这边来,跟随着她身后的人形。

  她的面孔只有白皙,少了应有的血色,好像大病初愈的人,但是精神好像还不错,没有一点颓唐的样子。金发约莫六寸长,红色的发带,白色的锯齿披肩,蓝色的连衣裙,年龄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。

  “你要看这本书?”她看了我一眼。那种慈祥里包含着寂寞的眼光,使我立刻感到受了神主大人抚摩严肃和慈爱交织着的抚摩似的。

  “是的。”我低低地说。

  她招呼人形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来,版式纸张和《3-爱丽丝篇》一样,只是薄一些,封面上印着两行小隶的字:《东方妖妖梦——故事梗概》。

  她用两只手将书递给我,那动作是小心谨慎的:

  “你看着一本吧,这本比那一本完整。”

  她是谁?对我这样一个根本没有出场过的角色致以如此的信任?我一进门的时候本来就有点疑惑,现在更加疑惑了;虽然猜不出是谁,但自己断定;一定是一个不平常的人。

  我一翻封一:作者是ZUN和爱丽丝!神主大人!

  “小姐,我消受不起,我心理准备不够……”我的话低得连自己都听不见了,我不知道怎样才好。

  我低了头,头脑里轰隆轰隆的。我不敢看他的脸。我只听见一个声音在问我:

  “你是不是叫阿求?是不是!”

  “是!”我抬起头,顿时恢复了勇气。

  “我送给你,两本。”

  什么?我很惊异地望着他:面孔只有白皙,少了应有的血色,好像大病初愈的人,但是精神好像还不错,没有一点颓唐的样子。金发约莫六寸长,红色的发带,白色的锯齿披肩,蓝色的连衣裙,年龄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……这时,我忽然想起神主昨晚托梦来的人物设定。

  “哦!您,您就是……!”

  我结结巴巴的,欢喜得快要跳起来了。一定是他!不会错,一定是她!那个名字在我的心里乱蹦,我向四周望了一望,可没有蹦出来。

  他微笑,默认地点了点头,好像我心里想着要说的,他已经统统知道了一样。 这一来不会错了,正是他!站在我面前的,妖妖梦中幻乐团的代言人!她作为神主的精神寄托,降临在这无何有之乡,虽然是孤独的生活却不减她特殊的气质。她带着奖励似的微笑,指着《故事梗概》对我说明:

  “这本书本来是要好好保存的,但是你是阿求,所以也就交付给你。讲我那一本,算是我送你的。”

  我看这她将书上的封印解除,书上的结界发出浅蓝色的光芒,然后,缓缓地打开,将我带入一个雪花漫天,却夹杂着春天气息的世界……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现在的日子,大约已是花开之夜之后又一年,然而我仍然认为,妖妖梦中神主寄托的精神,才是神主大人对幻想的乡村真正的想象,比起红雾的略显幼稚,和满月的异变来,要好得多了。

  “神主大人是同我们在一起的!”

  我一直都这么坚信。

Comments

  1. 人总是容易沉湎在回忆里,因为不得不去接受世界和自身的变化

    幻想乡世界观也是自永夜抄才开始「设计」,之前的想到哪写到哪,反而更接近ZUN个人的自由想法
    而这种过去特定情境下的自由想法,就和LZ的这篇文章一样,是最难得的回忆

    我也很久不了解东方的新作了,曾经的几个东方同好已失联,东方的一些细节也记不清了,但我还是觉得这是我最大的爱好。回忆最后只剩下一团感情

  2. _(:з)∠)_ 今天才发现之前您的评论不知为何被Akismet插件判断为Spam了,已进行恢复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 剩余字数 ( Characters available )

注:请不要在评论中插入任何链接,否则将自动被识别为垃圾评论,博主将完全看不到。

Notice: please DO NOT add any links in your comment, otherwise it would be identified as SPAM automatically.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