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y 10896 《小鱼三旋》

加班后的夜晚,蓦地想起这个标题。

不知道周鹏程是否是他的真名,也不知用依冉这个名字能否再在网上检索到他,更因为种种缘故,已经忘记为什么我们最后要一拍两散。

感谢Internet Archive Wayback Machine,将易逝而久远的数字记忆定格,让漫无目标的记忆,在茫茫网海中找到导航的明灯。

十几年的时光,以及这期间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,使我对这篇文章有了更深层的理解,而不是孩童时代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矫情。

寻梦雪后、飘零季的各位,你们还好吗?

(P.S. 终究不知道这篇文章的出处,如有知悉者,请在评论中指出,感谢。)

小鱼三旋

优诺

  我是个安静的孩子,从小到大都是。给我一个娃娃,我可以待上一整天。不哭也不闹。人家都说这孩子怪得邪气。所以他们不准自己的孩子跟我玩。我总是一个人。所以我很寂静。因为,没人跟我说话。

  我的家很幸福,很……温暖。说这个词的时候我感觉很吃力。因为太温情的东西会让我害怕。就像我的家。我的爸爸,我的妈妈。所有的人都说我有个能干的爸爸和善良的妈妈。只是,他们没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。这样一个雕像似的孩子和这样幸福的家庭有点不相符。家里多了我,却没有增添一丝的欢乐。

  妈妈每晚对着爸爸低泣,这孩子长得像洋娃娃似的,怎么性格也跟洋娃娃一样啊?是不是我真的不能生小孩?

  是的,除了出生时啼哭过几声,以后就几乎听不到我的声音了,我会说话的时候,人家的孩子已经会唱好几首歌了。大人说我的眼睛里有种抗拒世界的颜色。这都是妈妈死后,爸爸告诉我的。那是我八岁。

  妈妈死于遗传心脏病,外公也是。我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我。我心里很害怕,可是我依然很寂静。爸爸说你哭啊你哭啊!除了平静地看着他的歇斯底里,我的眼睛没有留下过一滴泪。妈妈死的时候也没有。

  我的童年没有遍地开花的田野和缓叫的小猫小狗。因为我住在城市高高的建筑物里。我整天待在笼子似的房子里,连小鸟都不如。至少它想着逃离,而我却相反。外面的一切让我害怕。

  我喜欢趴在窗台看着天上的云朵大步大步的行走,很苍白,像妈妈的脸。有时想伸出手去抓,却只感觉风从手指间无声地掠过。这是阳光灿烂的日子才有的景象。

  阴天,我则坐在地板上安静地拼图和弹钢琴。我把一幅幅拼好的图片挂在墙壁上,歪歪斜斜的一大片。有人看见了说这孩子适合搞艺术。

  我很少弹琴,只有在想妈妈的时候才会掀开琴盖去抚摸这些黑白的琴键。妈妈是音乐老师,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跟她学弹钢琴。在她走后的日子里,我总是不经意间会弹出她喜欢的曲子。然后她的脸渐渐清晰,再慢慢的模糊,直到我想不起她的样子。只是依稀还能浮现出在琴键上条约的涂着银灰色指甲油的双手。

  我嘲笑自己是个早熟的孩子。少了该有的那份天真。看着别人家的孩子对着爸爸妈妈撒娇,我也很想。可是看到爸爸狠命盯住我眼睛的样子,我便怯步了。他说我的眼睛和妈妈太像太像。所以在我回忆不出那张脸庞时,我总是跑去照镜子。平静的看着另一个自己,心里泛不起一点涟漪。我的眼神太寂寞。

  我说,爸爸你给我买只小狗吧。

  我知道爸爸是个什么集团的董事长。电视里说这种职业的人很有钱。可是爸爸不肯给我买小狗。理由有二,一是小狗太脏;二是小狗真的太脏。他说这话的口气就像对待他的下属。严厉的让我不敢反抗。我开始拼命遗忘自己的愿望。

  家里通常除了保姆和我便无他人了。爸爸经常出差,有时一星期,有时两个月。我吃不准他什么时候回来。就像他不了解我心底的寂寞。它已经长成了一个空洞,越变越大。不是拼图和钢琴所能填塞的了。

  在一次放学回家的途中,我看到了一个卖小鱼的男孩。很青涩的模样,干净的眼睛,洗的发白的牛仔裤。头发短短的,他蹲下来帮我装小鱼时,我正好看到他的头顶有三个旋。我买了一条红色的小鱼。真的很小,比我的小指还要小上几倍。可是它的眼睛很大,我弯下腰看小鱼时,它正好和我的眼睛对视。我给它取名叫“三旋”。它是我用一个发夹换来的。男孩说他的妹妹要生日了。于是我们得到了各自想要的东西。

  一路捧着它回家。男孩把它装在一个透明漂亮的瓶子里。放着一些小鱼必需的营养品。还有一棵绿色的小草。几粒五颜六色糖果般的小石子。瓶子是密封的,口上扎了一条粉色荧光的带子。

  男孩告诉我,它只能活三个月。

  三旋放在我房间的电脑台上。那是我待的最多的地方。它的身体红的有些透明,眼睛却是黑白的。很清澈的样子。它一刻也不愿停,总是在游来游去。其实它所处的空间很小,怎么游最终都会回到原点。就像我待的房间。可它永远是快乐的。我能感受到三旋身上散发出的那份欢乐。我喜欢它,因为我们有着致命的共同点和互补的不同点。我从它孱弱的身躯上一点点汲取着温暖。快乐。还有天真无邪。

  它真是个听话的孩子。不管我怎样对着它大声尖叫,它仍然用那纯真的眼神望着我,继而转转身子,欢快的舞动着。我知道三旋是唯一能看透我心的朋友。对,朋友。它无声无息的表达着对我的爱。它想让我快乐。看着三旋,我会慢慢的平静。

  爸爸回来看到了我的小鱼。从他的眼神我知道他不喜欢三旋。可是小鱼不脏,小鱼真的不脏。他找不出让我扔掉它的理由。他只能任由它快活地游耍着。爸爸的默认是许可。我放心的把三旋放在家里的任何地方。不用每天塞进书包带它去学校了。不用担心保姆会把它煮了放在汤里做调味品。更不用害怕爸爸把它扔在垃圾桶里让人们废物利用。

  我上网时会不时的看三旋。看着透明晶亮的它甩动着鳍片,我的心会洋溢着莫名的快乐。键盘上敲出的声音不再寂寞。朋友说我的语句没有以前犀利冷淡了。我一个人对着电脑浅浅的笑。幻想和三旋一起在碧蓝的大海中畅游。无忧无虑的。

  我以为这样的快乐可以一辈子。我是如此的爱它。我告诉自己,我要让三旋永远不离开我。

  我决定在三旋瓶子里的氧气用完前帮它再换一个瓶子。我每天在那个买小鱼的路口找寻。我想我会等到那个男孩的。真的,他来了。他说他妹妹的生日很快乐。他说她很久没有笑的那么开心了。他还说……我变了。

  我告诉他我想让三旋一直陪着我。三个月太短暂了。男孩答应我下星期会来这里,帮三旋换新瓶子。

  快乐的时候,我喜欢和三旋分享。我看着它黑白无邪的眼睛对它说,三旋,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。

  我真的太开心了。我想起了妈妈。想起了她爱喝的蓝锦葵茶。我要让妈妈也感受我的快乐。

  我打开玻璃柜,拿了好多好多的蓝锦葵。把它们放在透明的杯子里,看到它们一片片浮起,水成了透明的蓝色。眨眼之间,又变成了艳亮的紫色。白烟冒起,回忆起妈妈坐在客厅里泡茶的样子。她喜欢在蓝锦葵里加上柠檬汁。于是,我去冰箱取了一个柠檬,切成薄薄的片。我切的很难看。可是没关系。

  我拿着一片柠檬,把汁一滴滴的挤在茶水里。水立刻变成了柔和的粉红。

  三旋看着我泡茶。突然觉得那么漂亮的颜色很适合三旋。它也感染了我的快乐。一扭一扭的。

  我慢慢解开密封瓶上粉红的带子,轻轻拧开盖子,把瓶子斜侧,三旋随着水缓缓的流出。流到我的手心。我小心翼翼的捧着它,感觉到了它的柔软,是那样的轻盈,毫无份量。

  我把三旋放入茶杯,艳红的它在粉红的水里,像一轮快上升的太阳。三旋很喜欢这个茶,因为它爱我。它在这粉红的茶水里转了两个圈,然后软绵绵的下沉,再浮起。

  我目不转睛的期待着它的舞蹈。

  可是,它不动了。我记得它转圈时一直看着我,用它黑白无邪的双眼。我甚至能感觉到它在笑。

  我大声叫着它的名字。我说,三旋,我们别玩了。这个游戏一点都不好玩。

  我说,三旋,你给我起来。

  我说,三旋,你再装睡,我就生气了。

  可是,三旋依然一动不动,沉寂的像标本。茶水平静依旧,粉红的水面有一个小小的太阳。可是它不再升起。

  我呆呆的望着这一切。几分钟的时间,却截然不同了。三旋走了,跟着妈妈走了。我发疯似的把那个装着蓝锦葵的玻璃瓶狠狠的扔在地板上。瓶碎了,花飞了,三旋也死了。

  我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。我以为自己已经忘却了许多东西。忘了年龄,忘了相貌,忘了感情,也忘了来时的路。我终于知道,我什么都记得。我泪如雨下,为三旋,为妈妈。

  我懂得了世界上没有永恒。我孤独的记忆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哭泣。那一年,我十六岁。

一颗郁郁葱葱的大树

树梢挂满了小银玲

清风吹过

铃儿和着摇曳的树枝唱歌

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 剩余字数 ( Characters available )

注:请不要在评论中插入任何链接,否则将自动被识别为垃圾评论,博主将完全看不到。

Notice: please DO NOT add any links in your comment, otherwise it would be identified as SPAM automatically.

*